一是国务院有关部门应尽快开展扶贫产业产能调查、产业结构性风险调查,坚持产业扶贫与产业区划、规模和现有基础相统筹,扶持特色优势产业发展,加强社会化服务,推动各地立足自身资源禀赋、产业基础和市场需求,处理好发挥优势和补齐短板的关系。二是要坚持立足当前、着眼长远,将短平快、立竿见影的扶贫项目与长期稳定脱贫的产业结合起来,特别是要重视生产生态协调发展,探索研究破解自然保护区等生态敏感区内实施脱贫攻坚项目的难题,统筹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和脱贫攻坚,加快发展生态经济,让贫困人口在生态文明建设中受益。三是要引导特色农产品走品牌化、高端化的发展道路,避免产业扶贫的同质化、短期化和低端化倾向,推动完善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与贫困户联动发展的利益联结机制,推广股份合作、订单帮扶、生产托管等有效做法,实现贫困户与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衔接。四是结合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以及民族地区专项规划,加快推进贫困乡村提升工程,推动村级集体经济多渠道、多形式、多元化发展,支持少数民族特色村寨保护与发展,通过多种手段实现各族群众稳定增收,不断增强集体经济对脱贫致富的带动作用。

在调研中,各地普遍反映当前的扶贫政策都是真金白银,对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给的越来越多,帮的越来越实,但相比之下,如何激发脱贫攻坚的内生动力仍是亟需补齐的短板。新疆反映,有的贫困县自我发展的内生动力欠缺,仍习惯性地依赖外部扶持;山西、安徽等省反映,一些地方帮扶方式方法简单,只注重短期增收,重“帮”轻“扶”,简单给钱给物的多,可持续发展关注不够,针对贫困人口致贫原因对症下药、培养“造血”能力的措施少;广东反映,少数贫困村基层党组织软弱涣散,带领群众脱贫致富能力不足,激发群众内生动力办法不多;四川反映,有的基层干部能力素质还不能适应脱贫攻坚的需要,主动担当意识不强,存在不敢干、不会干等问题。同时,各地普遍反映,一些贫困群众主动致富意愿不强,过度依赖帮扶政策,自身参与的积极性、主动性不高,个别贫困群众甚至存在“你不帮,我不动”现象;山西、青海、西藏等省区反映,有的贫困群众思想观念比较落后,旧风俗、旧习惯短期内难以改变,“等靠要”思想依然存在;江西、青海等省反映,一些有劳动能力却不愿劳动的懒汉,躺在脱贫优惠政策上不劳而获,导致“边缘户”心理落差和抵触越来越大,在一些地方已经形成了新的干群矛盾。